南京云锦是个“非遗”孵化器

南京云锦是个“非遗”孵化器
云锦的价值不只在于“寸金寸锦”,更在于南京现有的许多非遗项目都与它相生、相伴。例如,南京白局、南京金箔锻制技艺。  “织工在大花楼织机上一待便是良久,十分单调。为了打发时刻,云锦工人劳作时口唱小曲,自娱自乐,如此便形成了一种新的曲艺方式。”2018年文明与自然遗产日这天,云锦项目国家级传承人周双喜在央视《非遗公开课》上特意介绍了另一项国家级非物质文明遗产项目——南京白局。  白局是云锦机坊工人一边劳作一边说唱的扮演方式。扮演一般一至二人,多至三五人,用南京方言,唱的是俚曲,通俗易懂,神韵憨厚,生动诙谐,极具浓郁南京特征。他们会说身边的日子,讲八怪七喇的事物,谈金陵四十八景,也唱江南江北和周边地区的小调,倾诉心中的抑郁,抒情情感。  在云锦最兴旺的时分,纺织工人很多,收入也都不错,所以其时唱白局都是摆场子不收钱,所谓“白摆一回唱局”,故称“白局”。  抛梭打纬万千次,霓彩云裳方始成。作为国际非物质文明遗产的杰出代表,云锦众所周知。但许多人不知道,没有真金线,云锦就没有“生命”。在工艺上,云锦是一种很多用金线、银线,并长于用金装修织物斑纹的提花丝织物。  与金箔比较,金线虽仅仅金箔出产中的附加产品,其制造工艺却远比金箔杂乱。据江南丝绸文明博物馆履行馆长耿奇介绍,金线是将金箔贴在特别的纸张上,用雨花石或玛瑙石抛光后切成丝,再将其捻成圆的金线。从做纸、做粉到终成金线,前后一共有12道工艺,才能将金箔搓成直径不到1毫米的细线。  档案馆工作人员告知记者,真金线仅有的销路便是卖给云锦出产企业,用于“夹金织银”工艺。现在博物馆陈设的帝王、官员服装、少量民族服饰上的金线大都是龙潭一带出产的。